32年跑了地球20圈,湖南煤矿绿皮小火车的“绿色”转身(视频)

  长沙晚报掌上长沙10月12日讯(全媒体记者 李锋 实习生 刘兰)清晨六点半,黄承德吃过妻子准备的一大碗马田米粉,像往常一样骑着摩托车到“762轨”专线机务段车库上班,这里停着4台380马力内燃机车,黄承德是这些火车头的驾驶员,也叫“762轨”火车司机。

762轨火车司机黄承德,运煤小火车一开开了32年。照片均为长沙晚报记者 李锋 摄

  “762轨”专线是郴州市永兴县马田镇运煤专线,主干线总共11.5公里。记者问“你这么多年知道自己开了多少里程吗”,他黝黑的脸庞上是腼腆又自豪的笑,眼睛放光,说,“我开过的里程应该可以绕地球20个圈了”。火车上长长的汽笛声已经陪他走过了32个年头,这是他第36135次往返,没有厌烦,不知疲倦。他说,这是他的工作。

762轨火车专线中有一段与马复公路并行,两边就是各类商铺和居民区。

  马田煤矿始建于1953年,后经改制、重组,成立马田矿业有限公司,隶属湖南省煤业集团。“762轨”铁路由其子公司供销公司于1962年修建,自运行以来一直是马田镇煤炭运输的主动脉,并通过马田墟货运火车站与京广线相连,近60年来向外输送煤炭超千万吨。煤炭产业的发展带动了马田经济,也改变了许许多多马田人乃至周边乡镇居民的生活。

从火车头前车窗中努力查看前方路况的黄承德,这是经年累月一丝不苟的认真,深入肌理骨髓。

  自有印象起,黄承德就和父母在矿区生活,处处都是与煤矿有关的人和事。艰苦奋斗的年岁里,一家人挤在二三十平方米的矿区宿舍,父亲下井挖煤十几年,每天早出晚归,回家时全身上下只有眼球和牙齿是白的,镇上的人都叫这些下井回来的人“煤黑子”。他们回家第一件事就是洗澡,用从矿区拎回来的煤渣烧上一大桶热水,拼命搓洗身上的煤灰和汗水,直到能看出本来的肤色。

供销公司现在仍使用上世纪90年代更新的380马力内燃机车,车头上有标识“石家庄动力机械厂制造”,具体生产年代已模糊。

  1983年,18岁的黄承德子承父业开始在矿区工作,负责矿井挖掘加固,与父亲一起在黑暗中挖掘,黄承德成了“矿二代”。四年后,父亲因为身体原因不再下井,调至通风科。黄承德也换岗,成为“762轨”火车司机。这是个在矿区令人羡慕的工种之一,因为干净!

黄承德在驾驶室,密密麻麻的仪表按钮功能烂熟于心。

  成为火车司机后,黄承德驾驶的运输火车头从28吨蒸汽机车更新换代为380马力内燃机车,经年累月使用过的车厢煤灰和污渍遍布,乌漆锃亮得泛着光。密密麻麻的仪表盘、按钮、开关,黄承德都烂熟于心,30多年经验让他对任何情况驾轻就熟。而“安全”是刻在这个沉默内敛的男人心中最高的标尺。

机运队副队长李满荣打开火车头停放车间的灯,准备一天的工作。

  他说,“安全是天”这个可不仅仅是口号,更是矿区所有工人的最高准则。11.5公里的路程,黄承德要开一个小时,比普通自行车还慢,放学后经常有骑着单车的少年比赛超过这慢悠悠的火车,像风一样。黄承德连这是谁家的孩子都知道,每天上下班的乐趣之一就是和每个过往的工人、行人打打招呼,久而久之,全镇的人基本都认识了。

驾驶室的黄承德,和站在车厢外的装卸煤炭的工人。

  在矿区工作的36年,黄承德与做铁路养护工人的妻子相识在矿区,然后结婚生子。如今孩子也已长大,只是没有像父辈一样留在马田煤矿,而是在长沙工作。偶尔,黄承德也会在火车停靠站点时发会呆,看着车窗外的村庄、农田,在数十年习以为常的风景中若有所思,若有所失。

矿区荒废的厂房,如今有人居住。

  在黄承德所在的机运队副队长李满荣的记忆中,上世纪60年代,马田煤矿在他们父辈手中年产量曾突破过80万吨,至他们手上最高年产量是68万吨。现在年产量则稳定在30万吨,黄承德平均每天只需要往返3趟,每趟运输煤矿150吨左右。而在鼎盛时期,他一天要跑五六个来回。

矿区临近村庄,附近的村民看着每日驶过的运煤火车,汽笛声长长。

  马田煤矿总经理助理李志军回忆道,1991年,他刚参加下井工作时,马田煤矿有6000多职工,加上职工家属近30000人。当时与“762轨”铁路并行的马复公路旁一条小巷,早上挤挤挨挨摆摊的菜农们可以排出五六百米的长龙阵,沸反盈天,喧闹繁华得像个小城市。而今随着马田镇内煤炭资源濒临枯竭,只剩下2000人左右,多数下岗和退休工人住进了附近的安置区。

蓝天白云,和运煤绿皮火车。依托762轨火车,马田煤炭运输相比公路运输效率更高,也以最快速度与京广铁路相连,向外输出煤炭资源。

  作为一个煤炭资源型乡镇,马田的转型之路迫在眉睫。根据推动煤炭行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、化解过剩产能等政策要求,马田镇对320家小煤矿实行关闭整合淘汰方针,现在只保留上桥村矿和梓木村煤矿2个产量、效益较好的煤矿。生态环境也得以改善。对此,马田镇党委书记李国斌感触颇深。

马田镇全景图,沐浴在秋日暖阳中的乡镇静谧安好,又透着蓬勃朝气。

  李国斌是土生土长的永兴人,家乡三十多年的变化他看在眼里记在心里,李国斌平常喜欢拍照,调研走访都不忘用手机记录一下。多次来到马田煤矿的他每次都要找一两个新角度拍几张照。掠过空旷田野的风格外大,吹得大片荒草起伏,落日的光辉勾勒出万物轮廓,在朦胧里像回到了旧时电影。“这里风景美,只要角度好一点,手机也能拍出大片”,李国斌说,言语之间对这片土地的熟稔与热爱满溢出来。在他的相册里有大量骑着单车穿越铁轨的少年,蓝天白云下运煤的绿皮小火车,装卸煤炭的工人,生活在矿区周围的村民们……如此种种像是让他回到了和小伙伴一起捡钢珠、翻铁路的儿时。

途经旷野的火车。

  家乡的这片沃土在这个年轻的镇党委书记看来有风险也有机遇。煤炭产业的发展虽然带来了繁荣兴盛,却也埋下了隐患。生态成为马田的发展短板之一,他说:“只有治理好生态环境、人居环境,才能建设好生态马田,助力发展。”

小镇的孩子们,铁轨是他们最大的“玩具”,放学后骑着自行车来回穿越铁轨,嘻嘻哈哈直到夜幕降临。

  “762轨”铁路南与107国道、京广铁路马田圩站毗邻,北穿京珠高速公路,再加上大面积厂房,优越的交通区位让逐渐荒废的煤矿产区迎来新的发展契机,李国斌想借此打造环境美、产业旺、旅游兴、设施全的县域次中心,他肯定地说:“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,马田的发展要切实保护好青山绿水,让每一寸土地都生长出绿色和效益。”

        马田未来可期。 

有村庄与762轨运煤专线相邻,铁路旁有铁皮镂空的提示字样“小心火车”,年代久远,“小”字掉了一半,还可辨识。

与马复公路并行的762轨铁路,火车穿行马田镇。

运煤铁路分岔口,延伸的是一个煤炭资源型乡镇发展道路。

运输火车头停放车间,每天早出晚归,运送煤炭数百吨。

在马田镇,762轨火车从村落、旷野、农田穿行而过,像是一条血脉,贯通了马田数十年的发展。

中国铁路标识,由“工”和“人”组成,在运煤绿皮火车上清晰如初,这是煤矿工人们的骄傲。

住在矿区附近的村民,挑水经过铁路维修车,像是长久采煤历史中矿区生活的缩影。

装卸煤炭的工人下班了,骑着摩托车回家,还在工作的同事笑着打招呼。

【作者:全媒体记者 李锋 实习生 刘兰】 【编辑:刘天乐】
关键词:马田镇 火车
>>我要举报
晚报网友
登录后发表评论

长沙晚报数字报

热点新闻

回顶部 到底部